皮皮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贝特战略
主目录 下一章 风刺城,初次见面

鸣海城,战略部的贝特

作者:琉巧孙 更新时间:2022-05-06

鸣海星是安卓美达系里极少数孕育出高等文明生物的星球。鸣海的地理环境近一半是盛产矿物质的赤色海域,另一半是土地肥沃的绿林雪山和黑湖深潭,一年三季,炎季、风季和寒季。从炎季的森林火海到风季的狂风暴雨和寒季的冰川寒流,鸣海居民对大自然的孕育与破坏力感到无比敬畏的同时也获得了季节更换时所遗留下来的丰富资源。由于鸣海处于双太阳星系,日长夜短的日子中生物活动量一般占全天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是一个非常繁忙的星球。鸣海的名字源自赤海狂浪击在钛金岩石上形成的清脆响声,一年1003天从不停止,几乎是覆盖着整个世界的鸣声。

在鸣海上,目前最具影响力的生物是光影族。他们的祖先是由两种远古时代的哺乳动物结合而成。因为这两种动物共用同样的食物和生活环境,从互相掠夺到合作,把双方优良的基因结合起来再经过几百万年的演变成了现今的光影族。其他生物依然处于原始状态,除了沟通能力以外,它们毫无光影族的高端科技或文艺领域的杰作。其中名为飞羽的种类被光影族驯服为坐骑。后来科技所带来的交通便利也使得它们转化成了比赛和娱乐项目中的明星。飞羽身长十几米,两边的双翼伸展开来足以覆盖一间小瓦屋。圆头圆眼一脸疑问的样子很可爱。

光影之所以占了便宜是因为基因演变的优势。他们的特色是皮肤的色泽明亮且透着七彩光泽,在不同灯光下就会改变,到了夜晚就像黑影一样易于躲藏和埋伏其他生物。皮肤的伸缩性强,一般孕妇生产后一周内就完全恢复原来的身材。婴儿生长发育也很快,一岁左右就能直立行走和说话,五岁就能坐上飞羽进行飞行训练,四肢发达而头脑更加灵活。光影一双金黄色的瞳孔即使在黑暗中分不清颜色也能看得很清楚。鲜橙色的双唇背后隐藏着如钛金般的白色俐齿,一般生物的皮肤与天生的盔甲都无法抵挡一个饥饿到发狂的光影。头上一卷鲜艳的铜色发丝也是由远古时代的祖先遗传下来,无疑是为了方便吸引异性和猎物。最特别之处是他们只有接近生命末期才会忽然老化崩溃,在短短几年内身体与智力开始瘫痪衰退。这时候,绝大多数的光影会选择安然死亡。不过在世时必定会过上充实精彩的一生!

鸣海城是光影族的起点,也是世界第一大都市。建立在金粉沙漠上的基础可直达永恒,摄取地底下无止境的冰川水源,采用钛合金建筑材料,收集太阳能量发动机器,是一片绝佳之地。自从鸣海城推广全自动化系统以后,从医疗保健到教育研究都已经机器数码化,全部依靠量子计算系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划效率。鸣海的天然资源能够满足一切日常饮食起居的需求,在丰衣足食的日子中,工作已经成了消遣活动,是一种提供娱乐与社交机会的去处。

自光影族开创以来的数万年,从一个村庄部落发展至高科技文明,如今终于成功养育了经过基因改造的战略部队。由于光影族一直维持着鸣海环境的保护与生物之间的循环秩序,所以必须在科技和武力方面投资足够的资源来维护这世界的和平。

以往的基因改造加强了细胞的更新率促进伤口愈合能力,如今更是达到延长细胞的寿命,让光影族更接近不朽之身的理想!可是培植容易养育难,只有研究者知道其中的艰辛。养育普通的小孩不容易,养育经过改造的小孩更不容易,尤其是战略部队的孩童,个个反应快力气大,照顾他们必须非常小心。

其他如医疗和物理部的孩童,不是特别善良乖巧就是创世天才,而战略孩童的特色是快狠猛。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生过杀害事件,但是受伤的成员不少。战略孩童防御本能超强,小时候冲动又经不起**,眼神或举止不对就动起来,反应又特别快,来不及避开就会少根手指或是被划破喉咙,入院疗养费多数由这个部门消耗。结果战略部的社交平台都得加强防御监护系统。

团队训练也往往变成混战,成员个个强悍无畏凡事都要争先,自尊心又特别强大。除了养育他们的研究员和机械保姆以外,其他都是猎物而且男女平等。女孩的肌肉虽然没有男孩的发达,不过骨骼密度高,力道稍微轻但速度更快,在战斗中的直觉特别灵敏,出手精准无误。好在他们都是聪明的孩子,不会为了争夺一时的荣耀去白白搭上性命,为了保留体力和隐藏实力一般打斗都是点到为止。

经过基因技术改良后拉近了男女体格上的差距,每年的测试排行榜前十名女生逐渐占多数,其中蝉联三次冠军的是一名十八岁的女孩贝特。她第一次夺冠是十五岁,击败了比她大五岁的男孩。比试完毕就直接去食堂大吃一顿补充能量,然后回房睡觉。平日里沉默寡言,但是拼起来十分热血。五分钟内击败对手的能力其实是为了防止自己潜在的杀气爆发。在八岁时曾经将骚扰她的前辈打得奄奄一息,不倒下就不停手而且越打越猛,结果被心理医生辅导一个月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这类事件了。此后也禁止男生靠近女生的居所。

“因为长得美,男生才会让她赢”,这是妒嫉她的同僚常用的借口。从官方的角度评论,经过改造的孩童都拥有优良体质,全都是圆嘟嘟的肥美宝宝,而且饮食方面每餐营养丰富,整个养育过程亦是经过精心策划。而贝特的出生确实是个惊喜,无论智商、性情和体格都是顶级品质,原本被推荐去组织谋略部却选择了武装战略。贝特从小就好动且身手反应异常敏捷,乐观开朗的她总爱向研究者讨抱抱,是个非常贴心的孩子,可是长大后却变得收敛难以捉摸。疼爱她的光影都心疼那个消失无踪的可爱小贝特而对冷艳大贝特产生了距离感,有些甚至认为那是暴打事件的后遗症而且对辅导过程有所质疑。

事实上贝特从小观察力就很强,知道他们害怕自己会再次发狂。因为看到他们眼中的畏惧和肢体语言对比言语上的出入,贝特失望之余才会慢慢压抑内心的激烈情感,呈现出豪无表情的面孔。这些年来,只有尚枝博士和她的助手绯木博士没有改变对贝特的态度,让她觉得这就是父母的疼爱,是亲情!他们怜惜贝特也常为了她的事情操心,认为战略部队未必适合她往后的发展。

“或许贝特只是想在年轻的时候锻炼身体吧,以后就会转去谋略部发展“

“尚老师,我跟您打赌贝特将来一定会到外星球开创自己的世界!她一向来无所畏惧。。。除了害怕伤害同伴以外,任何事情都难不倒她,又爱冒险,所以往外星球发展最适合她的性格”,对于绯木的这番旧话,大家都认为是荒谬之谈。

“木头,你知道开创星球的资源有多庞大吗?即使用鸣海所有的机器设施也需要上千年的时间,一般光影也只能活三百年左右。在这个物资完满的时代,有哪个光影会愿意用一生去做一件无法完成的事,尤其是吃力不讨好的苦差?”

“可是咱们特造娃的寿命预计比一般光影高出一倍有余,只有靠他们才有机会去开拓外星球。除了隔壁星系里的索拉星球,据说银河系里的星球也有可能孕育着类似咱们的高等文明生物,所谓无限宇宙中友谊连线从你我开始,现在不开始寻找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绯木早已把梦想寄托在孩子们的身上了。

“难道这一百年来你就没有别的目标了?要不你自己去试试吧,不明白你这执着是从哪儿来的,你的父母那么看得开,就只有你脾气特别倔强,难怪他们当初急着把你寄养在我这儿,还再三吩咐我别带你回去探望也不用惦记他们”尚枝时不时就会取笑绯木解闷。

绯木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时,贝特满身鲜血走进来,静静地看着他们。绯木心想悲剧终究还是发生了而且凶手是他们最疼爱的贝特,如果上级重罚她或许需要安排让她逃跑,忽然觉得自己日后会很忙压力很大,等等,一连串的念头差点刺穿脑壳。贝特打断了他的念头,“新来的研究生惹驻,被驻咬掉了一只耳朵,我帮他止血“绯木立刻松了一口气,随着低声咒骂那个混蛋白痴研究者。

”小驻才三岁,是看他年纪小好欺负吗?影事部是怎么搞的,怎么会聘请这种流氓!“尚枝平时也很疼爱驻,觉得他挺像贝特小时候的模样,尤其是那单纯的眼神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就变得凶狠。“小驻没事吧?”从她多年照顾战略孩童的经验来说,小驻肯定不会有事,只是改不了慰问的习惯。毕竟伤害孩童是鸣海第一等罪行,轻则监禁几十年,重则流放到黑潭,更何况战略孩童能力远比一般光影强。

“只是哭了一会儿,已经睡着了“,贝特欲言又止。

”妳还好吧?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绯木把消毒纸巾递给她。贝特随手将身上的鲜橙血迹抹掉。

”我是来告别的,明天开始放假,会去远行”,说完就匆匆离去。

“放假?那是什么?”绯木转向尚枝问道,一时想不起来那是什么东西。毕竟在鸣海城里工作完全属于自愿性质而且工作量也属全世界最低,员工不需要向上级申请随时可以把事务转交给系统处理,根本不用请假就能离开岗位,也随时可以继续上班。

“研究所哪儿有假期?!”尚枝更是感到惊讶,因为基因改造孩童都是城里最珍贵的居民,所有外出必定是结伴外加卫队保护才能离开宿舍,而且也不会在外头住宿。她就职的这些年来从没见过一个孩童独自离开研究中心!

“啊,原来是解放去度假!怎么办?!”绯木顿时感到胸口沉闷,寂寞已经向他招手了。

尽管他们冒犯上级去质问部门总管也只得到了敷衍了事的答案。绯木一气之下辞掉了工作去找贝特结果她已不见踪影,他打探了很久都找不到任何线索。尚枝为了照顾小驻继续留在研究所,一直打听贝特的消息。他们不知道贝特已经被上级安排了秘密任务。为了避免利益冲突和封闭消息只有极少数光影知道任务的细节。

***************************

距离鸣海城几千公里的地方,一个边缘组织也集合了一支庞大的队伍,成员多数都是对鸣海城的发展趋势感到不满或是被逼离开的光影。即使如此,成员的挑选过程相当严格而且必须通过一系列的心理测试以防日后危害组织的运作,而被选中后必须经过数月的训练才能正式加入组织。组织的开创者身份神秘,他通过副首领控制着组织的事务,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违反纪律的成员,所以队伍在执行任务时的效率非常高。后来加入组织的成员就是因为他的管理方式所取得的成果而被吸引进来。

成员一旦接到任务就会集合在某处接收武器装备和了解细节,以轮流方式参与行动,而其他成员就留在原地做好提供支援的准备。组织的规则严禁伤害其他成员或无辜居民,凡有内部冲突都必须经过首领、副首领和其他部门总管的调解,调查过程周密谨慎。

他们主要在鸣海各处的采矿场夺取钛金,先在周边城镇买通各方面的交易渠道,后将成员部署在各处融入当地生活,成家立业或是独自安居都由他们自己决定,除了遵守规则以外,组织从不干涉他们的生活也会随时提供帮助。除了每个月几次的行动以外,他们的日常生活与普通居民无异。由于没有特设营地,去处不定也就难以打击他们。

由于组织在行动中从未滥杀无辜,再加上他们为偏远地区带来了良好的经济发展,普通居民对他们的存在向来保持中庸的态度,即没有恩怨更没有深仇大恨。即使怀疑身边有组织的迹象也不会举报他们。随着组织的繁盛欣荣,后来的发展也包括各种制造、买卖和贸易,甚至开拓新的采矿加工场形成了鸣海的新势力。因为开拓新领域带来了许多发展机会,有不少年轻光影也开始加入他们。

贝特正在阅读边缘组织的档案,可是所有的报道都没有提到首领的名字和样貌,也没有描述如何加入组织。最让她无法理解的是上级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安排这项任务?几十年前终止了一切行动现在为何又要重新开始?

贝特离开研究所以后就被安排进入了一所有名大学上了一个学期的商务课程,也为她设定了一个富家女的身份。父母意外身亡后遗留下一笔财产给独生女,是一名没有亲戚家族的孤儿。这点还挺接近基因改造孩童的背景,全都是试管婴儿,由人造子宫孕育再由机器保姆抚养,身边的光影都是非亲非故的研究者。

学院的日常跟战略部截然不同,没有体格训练也没有惹事生非的前辈,日子非常清闲。在战略部除了战斗也会学习各项知识和技能,而且难度相对更高。所以贝特在大学里过得很轻松也能考取第一,只是必须在同学面前装出很努力学习的样子才不会被怀疑。在战略部里已经习惯独自一人,可是在学院里却经常受到同学的围绕,尤其是男同学的追求更让她不知所措。对于”美女“这个词汇也已经无动于衷,听到的次数比自己的名字还要频繁。贝特心想同学们如果有机会参观研究所肯定会被那里的俊男美女给弄得眼花缭乱,神魂颠倒!

让贝特心烦的是执行任务的日子越来越近,而对于组织的掌握也一直停留在毫无优势的状态。已经断了线索的案件重新收集也需要时间,更何况贝特这半年多来都无法离开现任岗位。虽然想念博士们和小驻却不能跟他们有任何接触,这让贝特感到十分寂寞。明知道他们正在寻找她的下落也只能忍住,因为暴露行踪将会连累他们在鸣海城的居民权与福利,也可能会造成生命危险。上级除了监视他们之外,想必也会另外派人调查组织的情况,很有可能会在出行任务时碰面,到时候或许可以联手完成任务早日回来!

贝特乐观的想法在不久的将来便会被现实磨灭,而自己也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就在她毕业后的一个星期,上级终于发出通知执行刺杀组织首领的任务。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主目录 下一章 风刺城,初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