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归藏守夜人
上一章 这看起来不科学 主目录 下一章 热闹的山间

第4章 接地气的大师

作者:织火戏星河 更新时间:2022-06-08

温凌按照导航一路开到老城区,最终在面对老城区那七弯八拐的巷道时,还是无奈地将车停在了外面。

“大师不都喜欢住大房子么,特别是你这种有真本事的大师,怎么也不能住在这种地方吧。”温凌跟着姜时鸢转迷宫似的七拐八拐,一路上仿佛是历劫一般,最后到了姜时鸢租住的那个小单间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这里先前是个凶宅,房租便宜,对我来说这里很安全。”姜时鸢笑着打开门,“随便坐,我就不招待你了。”

瞧了眼414的门牌号,温凌确定这位大师是真的没什么忌讳,这房子里当初死了一家四口,很是闹过一阵子,怪不得他觉得这里眼熟。

房间不大,一眼能看到底,只有一把椅子,而且整体布置过于冷硬,看起来也根本不像是一个女孩子的卧室,角落里还堆放着一些制作粗糙的罐子,说一句家徒四壁也不为过。

温凌坐在书桌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姜时鸢从床底掏出了一个大纸箱,然后又从里面拎出一个木制的小箱子。

想到上楼时见到那些贼头贼脑的人,他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你怎么说都是个大姑娘,孤身一人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我看这周围住的也不是什么……”

“放心吧,没经过我邀请就进来的人,邻居也会帮忙劝一劝的。”姜时鸢从小箱子里面掏出一块卦盘,然后将卦盘递给温凌,“随便拨两下。”

“好。”温凌拨了两下卦盘,然后重新递给姜时鸢,期待满满地问了一句,“怎么样?”

姜时鸢笑眯眯地接过来,看了一眼卦象唇角一抽:“震卦征雷,九死一生。警察叔叔啊,这案子你们一定要查吗?”

“保护人民群众就是我们的职责,怎么可能因为有危险就退缩,就算这个案子再危险再诡异,我们都要找出这里的真相,震慑凶手,告慰亡魂,不然要我们做什么用。”温凌一想到那六个女孩子凄惨的死状,就觉得有一团火在心中燃烧,恨不得立时抓住那个畜生。

姜时鸢震惊地看着他身上刺眼的金光,刹那间就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烈火,烫得她后退了两步:“那您能给我看看一些可以公开的资料吗?”

“我手机里刚好有图片。”温凌现在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给她看了最近一位死者的照片,双人大床上,一姑娘面含微笑。

姜时鸢没看床上的重点,反倒是将拍到了一旁的窗子重点放大,看到了窗台上那一抹像是煤灰的痕迹,随手拨了拨卦盘,看了一眼那卦象,面色顿时变得更为凝重。

“这像是复活仪式的祭品,如果我所料不错,他们应该在计划弄活一个老家伙。”姜时鸢将手机还给温凌,颇有些头疼地拎了一个双肩背包,“走吧,去外面的文化街淘点东西。”

“你这是要帮助我们一起查案子吗?”温凌跟着姜时鸢出门,“你不会要准备那些香烛纸马吧,能不能换一些稍微低调点的东西。”

“相信我,这次的动静不会低调。”姜时鸢下了车,就直奔街尾的寿衣铺子,店主是个老爷子,坐在柜台后面,闭着眼跟着一台老旧的收音机哼戏。

“老板,上面的东西帮忙准备一下。”姜时鸢递过去一个单子,老板慢悠悠接过单子,惊讶地看了一眼她,“小姑娘又来啦,这次大手笔啊。”

“您这里的东西好,我自然要多来两回,麻烦您啦。”老爷子笑眯眯准备好她用的东西,整整装了一个大箱子,递给她的时候,还破有深意地说了一句,“小姑娘只管放手去做,但行好事,神佛都会庇佑。”

“承您吉言。”姜时鸢谢过老爷子,抱着箱子走出店,笑眯眯地把东西交给刚撂下手机的温凌,让他稳妥地放在后备箱,一定要小心别给磕碰了。

老爷子看到姜时鸢离开后,摸着胡子感慨了一句:“这小丫头命劫过后,怎么反倒是看不清楚命数了,但愿她能多多积攒福气吧。”

姜时鸢放完箱子,指挥着温凌转到街北一间专门出售古物的店铺,又在这里挑了半袋子的古钱。

温凌十分不理解姜时鸢在两个大箱子里挑古钱的行为,在他看来,那就和在垃圾堆里扒垃圾没什么两样。

“你要这么多脏兮兮的古钱做什么?”温凌拎着那兜子分量不轻的古钱,并不理解姜时鸢为它们花了六百块钱的冤大头行为。

“五帝钱你总该听过吧,这些盛世流通的钱币都会带着气运,具有驱邪避灾、旺财挡煞的作用。”姜时鸢瞥了一眼温凌紧皱的眉头,好笑地又补了一句,“不过我一般借他们用来布阵。”

“可是我看到的五帝钱,和你挑出来的这堆很不一样啊。”温凌虽然不相信这些,但毕竟也是在这样的文化土地上生长起来的,自然也是耳濡目染。

铜钱很难保存,纯度不高不耐腐蚀,还得看品相工艺,相对来说造假的可能性比较少。即使是这样,他们也曾经收缴过这样的造假五帝钱,但是里面统一都是清代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这五位的,可他手里的这兜子古钱,根本和那些都不能沾边。

“嗯,没时间慢慢找汉唐流通的古钱,只能先用这些帮忙一下了,如果你们单位的那些同事身上有半新不旧的百元大钞,也可以帮忙换一点拿过来备用。”将铜钱也塞进后备箱之后,姜时鸢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6点半了,“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吃个饭,话说警察叔叔,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温凌,您别叫我警察叔叔,我今年才二十七岁。”温凌将车开出古文化街,两边的街道边都是一排的小吃车,“我也不知道大师该怎么称呼,您是吃小吃街还是去下馆子?”

“不用叫我大师啦,我叫姜时鸢,就路上买两个包子吧,我还需要稍微处理一下铜钱,时间太仓促了。”姜时鸢感受着恢复差不多的灵炁,这才觉得心里有点底气,只觉得倒霉的事情都赶在一块了。

她今天上午离开医院的时候就已经透支了一次灵炁,现在恢复的也不多,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准备的东西足够弥补上这部分损失。

“今天晚上就要出发?”温凌反倒是一愣,他之前趁着姜时鸢买东西的时候,就开始向总部申请,可是走手续的话,这么赶的话,根本就批不下来。

“最好是在他们仪式没有没完就打断他们,如果完成了,就不一定面对的是什么东西了。”姜时鸢点了点头,她何尝又想这么着急,要是让她说,一定得好好睡一觉,沐浴斋戒之后去才好。

“你这就已经确定了位置吗?”温凌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高兴,毕竟这效率有些高。

“别忘了,我给你算过一卦,确定方向倒是不难,你赶紧下去买包子,我们带着路上吃,多买两瓶水。”姜时鸢让温凌赶紧去准备,她则是留在车上,抱着那袋子古钱念咒,清理了一遍上面的秽气。

“给。”温凌将包子递给姜时鸢,“这次行动过于紧急,我能找的仅仅是我们组的,我们往什么地方开?”

“应该够了,就是这个地方,你自己导航,我睡一会儿,到地方记得叫我。”姜时鸢三两口吃了包子,就将自己开了导航的手机递给温凌,然后倒在副驾驶补觉,她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急需补觉续命。

此时,距离秦城五百余里的山里某个山洞,中央的祭坛上刻着一个极为复杂的法阵,法阵的凹槽里灌满了流动的鲜血,在鲜血汇聚的正中央,则是浸泡着一口缠满锁链的青铜棺。

山洞周围胡乱地扔着几具已经抽干净血的尸体,一个身量不高,几乎瘦成皮包骨的老头,背着手看着这阴森血腥的场景,脸上却泛起不正常的红晕。

“师父,那人运势太强了,我阵法弄不成。”齐宏远慌慌张张地闯进来,却在看到老头阴鸷的目光时,下意识地将脚步停下了。

“慌什么!去用我们选的那个备用的,我们好不容易等来这个机会,今天晚上一定要成功。”老头严肃地喝了一声,他这个小徒弟毛毛躁躁的,一点都没有他师兄的平稳,可惜了他那大徒弟被反噬身亡,现在只剩下这个资质平庸的小徒弟。

“师傅教训的是。”齐宏远镇定下来,又赶忙去找他们先前掳来的那人,手忙脚乱地布置阵法。

老头看着徒弟的举动,忍不住摇摇头,心里却在想念自己的大徒弟,要是他的大徒弟还在,他们何至于被逼到这荒山野岭,不过只要过了今晚,他就会肯定会扬名。

看到小徒弟送进来的最后材料投入到血池,他的目光再次转向祭坛中央的青铜棺,手中黑符拍下,口里念咒,手中掐诀,开始驱动法阵。

“哗啦啦~”

随着老头开始催动阵法,祭坛中央的青铜棺开始震动,缠在上面的铁索也发出一阵阵的撞击之声,老头看向青铜棺的目光陡然变得无比炙热。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这看起来不科学 主目录 下一章 热闹的山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