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古葬仙
上一章 书生 主目录 下一章 嘤嘤怪、牧魂者

第十章,读书人,很讲理

作者:走开小纸人 更新时间:2022-05-15

落阳握着柴刀,背着包袱在月下缓缓前行。

陈韬睡在床上,辗转难眠,他此刻的心情有些烦躁。

“这床板怎么这么硬啊!”

陈韬坐起身,在这微凉的深秋里,竟是满身大汗。

“咚咚咚~”

“谁啊?这么晚了敲门,是家里死了人了?”

陈韬从床上下来,嘴里骂骂咧咧地走向门口。

“吱”地一声陈韬拉开了门,猛然惊见一把柴刀正对着他砍来!

“啊!”

陈韬发了狂似的叫了一声,双手发力推着门,整个人借着这力道跌坐在后方的地上,堪堪躲过了这一刀。

落阳提着刀进了门,目光凛冽,这陈韬能躲过那是他算计好了的,要是落阳真全速砍下去,这眼前之人已经凉了。

“叫吧,这儿应该没人会听见。”

落阳笑了一声,这笑声听到陈韬耳中简直是邪恶的魔鬼化身。

陈韬也不是习武之人,不过是身才比普通人壮实了些,面对拿着刀的落阳基本是没有反抗的余地的,更何况他此刻在气势上已经败的一塌糊涂。

而且那把有些弧度的弯刀,将月光一闪一闪地反射到他的眼里,更添几分妖异、血腥。

这些倒也罢了,此刻他更怕的是人。

他做事蛮横,可他的胆子明显脱节了。

“疯子!疯子!”

陈韬坐在地上向后退着,直到后背抵到了木墙,才稍稍有点安全感。这人就是个疯子,一声不吭地就找了把刀过来,这种疯子做什么更疯狂的事也是有可能的,比如杀人。

“你叫什么名字啊?”

落阳紧握着刀向前逼近了两步,杀人他不敢,也不会做这等没脑子的事。

“陈......陈韬......我亲戚是陈治,你不要过来.......”

“我是读书人。”

落阳晃了晃手里的柴刀。

“看得出,看得出。”

陈韬稍稍宽了心,只要这落阳不在此刻动手,那么一切都好说。等他出去了,定然要找机会弄残这个小杂役。

“呵,”落阳勾起嘴角,“我平日里喜欢读些偏门的书。”

“读书好,读书好,读书讲理......”

陈韬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比方说那个《十残刑》,比方说那个《血肉离》,比方说那个《摧经断骨》,比方说......”

“.......”

陈韬腿有些软,这些书他未曾听闻过,只是单听这名字,便大概能猜到内容了。“你想做什么?”

落阳皱起眉头,“我在想。”

上面那些名字都是他胡诌出来的,这些东西便是真有,落阳也是没兴趣阅览的。

“你莫想拿我做实验,我宁愿跟你拼了。”

陈韬望着落阳思考的模样,心头一阵寒意,他很想站起来与这瘦弱书生拼了,可那把明晃晃的弯刀,划破了他所有的勇气。

“我讲理。”落阳又向前逼进了半步,“你讲不讲理?”

“讲讲,我也讲理!其实,”陈韬脸色有些白,“我也是读书人。”

“陈治有没有权利插手杂役的事情,有没有权利安排你住这?”

“这,当然......没有......”陈韬下意识的想去吹嘘一下他的那位远亲陈治,可下一刻便望见了落阳晃了晃手里的刀。

“屈打成招!这是屈打成招!”陈韬内心咆哮着,却不敢表现出半点。他也只是个不能修行的杂役,要是落阳真想不开一刀剁下来,他真不知道有没有运气躲开。

普通人肉再厚,也禁不住这柴刀的挥砍。

“既无权,发现里面有人住,扔我行李、翻我东西,对了还是错了?”

“错了......我错了……”

“知晓实情后,依旧占我屋舍,恶语相向,对了还是错了?”

“错了,大哥我真错了……”

“砸我茶具,坏我心情,还欲毁我容貌,对了还是错了?”

“您饶了我吧……”

“对了还是错了?”

落阳站到了陈韬的面前,他是个读书人,讲理。

“错了......我什么都错了……”

“既然错了,要不要赔?”

陈韬倒吸一口冷气,屈打成招还不够,此时更是要敲诈他的财物!

“你莫要欺人太甚!最多我把那个杯子赔给你便是了。”

“欺人太甚?”

落阳突然举起柴刀,对着陈韬砍去!其势汹汹如沙场之兵,大河之水。

“啊!”

陈韬见落阳抬起手,又是一声惨叫,下一刻便双手护住了自己的头,整个人蜷曲在一块。

“吭哧”一声,柴刀擦过陈韬的脸,嵌入了他身后的木墙。

“你若再来这儿胡闹,我当真要你看看什么叫欺人太甚。”

落阳手轻轻用力,旋即皱了一下眉头。

“给你三息,离开这儿,我讲理,刀可不讲。”

“好,好~”

陈韬惨白的脸上,汗水混合着油,看上去怪异无比。吓破了胆的陈韬几乎是爬着出去的,双腿无力,恶人胆不一定大。

陈韬爬出了门外,才颤颤嗦嗦地站起来,向着黑夜跑去。

“你等着!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弄死你这个杂碎!”

陈韬走的稍微有点距离了,便回过头朝着落阳骂去,难不成这疯子还真能提着刀追着他跑?

“今日竟然被这个杂种摆了一道。”

陈韬心中缓了缓,发现落阳没追过来,这才彻底安了心,“拿把刀了不起?我也找把刀去。”

......

落阳关上了门,开始拔刀。

落阳一只手抵着木墙,一只手摸着刀柄向后拽同时上下摇晃以便更容易地将刀拔出来。

许久之后,落阳终于将柴刀从墙里抽出来了。

“我力气原来这么大啊,哈。”

落阳将柴刀放到桌上,自嘲的笑笑。

“可惜了茶杯。”

落阳走上前去,将那破碎的的茶杯给清理了,而后将那陈韬的行李从床上提到了桌子上,又摸起刀坐回了床上,看着悠悠烛火,陷入了沉思。

凡事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

事情既然做了,就得承受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此刻要想法子避免与陈韬背后的那个陈治结仇才是目前最主要的事。

落阳初来乍到,还不想将矛盾升级为仇恨。只是他不想惹事,不代表就能安然。

至于陈韬,落阳经过这一出恐吓,已然确定了这是个欺软怕硬的家伙,这种人只能比他更强,然后才能和他讲道理。

“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再开罪陈治。”

落阳心中一番思量,有了基本的思路。

“你我无大仇,大不了日后见到你我避开就是了。”

落阳想起今日陈治临行前的那句话,摇了摇头,惹不起,应该躲的起吧。此事可以当作误会,看样子陈治事先也不知晓这儿被大管事报备下来了。

只是知道后,陈治显然没有善罢甘休的打算。

“今日还是有些鲁莽了。”

落阳抚摸着刀,半倚在墙上,对今日之事做了个模糊的总结。

一夜过去。

阳光洒下光辉,照亮了这一片屋舍。

落阳推开窗与门,泛红的眼睛望着这面前的一片黄绿夹杂,青山院里的树木大部分四季常青,少部分春绿秋黄。

落阳这一夜没怎么睡好,刀更是未曾离过手,“该去张管事那边了。”

看这天色,再一个时辰便到了中午,落阳昨夜到了凌晨方才安然入睡,如此倒又误了些时辰。

落阳锁上了屋子,便动身前往张管事那边。

“陈哥,你可得为我做主啊!”陈韬红肿着眼睛,就差给陈治跪下了,“那小崽子抢了我的房,还抢了我的行李。陈哥,你可得为我出出气啊。”

“陈哥,你是不知道那小子有多邪乎啊。”陈韬双眼挤出泪水,上前拉着他这位远房表哥的衣袖。

“多邪乎?”

“他,他不睡觉的!我夜里偷偷摸过去三次,他竟然都拿着柴刀在那边等我。三次啊,陈哥。”

“我这人生地不熟的,我找不到刀啊,夜里又不敢来打扰二位哥哥.......”

陈韬说着,泪水竟然哗哗地往下掉,拿起陈治的袖子就往眼睛上抹。“陈哥哥,我只是想拿回行李啊……那家伙竟然就一直拿着刀等着我,我心里苦啊……”

陈治嫌弃地甩开了衣袖,“这事就先这样吧,你就住原来王六空下来的屋子。还有,你去张管事那边领份餐房工作。”

“什么?不是说我去看书库的吗?”

“你去餐房,看书库让给那落阳去做。”

陈治端着茶杯,目光阴沉,今天一大早张管事便跑过来,告诉他计划有变,总管插手了。

“这落阳与总管到底有什么牵扯。”

陈治眉头紧锁,任他如何也想不明白,这总管竟然亲自干涉此事,这总管发话,哪还有他们商量的余地。

“凭什么!那落阳抢我房子,现在还要抢我的活儿?”

“上面发话了。”

陈治着实对这远房亲戚无奈,白长了这么个体形,竟然栽到了一个瘦弱小子手里。

“上......上面......”

陈韬脑子有些转不过来,那个家伙不就和他一样,是个小杂役吗?他有陈治、陈野兄弟两人做靠山,本以为在这杂役里面可以横着走了,合着这随便招惹的一个人就和上面有关系?

“你先回去吧,这几天不要与那落阳起争执,我还需要些时间判断形势。”

陈治挥了挥手,示意陈韬该离去了。

因为他的亲弟弟回来了。

“两位哥哥,小弟我这事就拜托你们了,那我这就先回去了。”

陈韬转身也望见了陈野,这陈野总让他有种心底发毛的感觉。

陈韬弯下腰,对着陈治陈野二人一阵鞠躬,而后抹着泪水离去了。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书生 主目录 下一章 嘤嘤怪、牧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