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古葬仙
上一章 你好,我叫墨忧 主目录 下一章 嘤嘤怪喝醉了

第十三章 岁月藏了人

作者:走开小纸人 更新时间:2022-05-15

“我可以进来吗?”

墨忧此刻依旧站在门外,似乎在等着落阳的准许。

“当然,快请。”

落阳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态,同时人向旁边移开,让出最大的空位给墨不还进去。

人以礼相待,自要以礼还之。

何况,落阳只是一个杂役,而且这书库每一个青山院的弟子都是可以随意进出的。

墨忧走近了。

借着淡淡的光,落阳打量了一番这个名叫墨忧的少年。

书生,身形修长的书生。

一冠书生帽方方正正地戴在头上,一袭墨青色长袍似淡月染了墨,几枚玉佩半隐于腰间。

再近些。

落阳约莫看清了那墨忧的脸。

完美。

鬓若刀裁,清眉似笔勾又似上弦之月,双目深邃而迷人。五官完美的仿若是一件精心设计的艺术品。

落阳从未见过这般俊美的男子。

除了照镜子的时候。

“我好看吗?”

“一般吧。”落阳答道,语气有些随意。

其实,落阳有些嫉妒.......

墨忧笑笑,朝里走去,没有说话。

落阳跟在墨忧的后面,他很好奇一个如此儒雅的人会来挑什么书。

墨忧突然回过头,盯着落阳的眼睛看了几息。怪,怪,怪。墨忧看着这少年的眼睛,总觉得似曾相识。

“做.....做什么......”落阳突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这目光来的太过**。幸好,这墨忧还挺好看的,落阳倒也不是太抗拒。

“有兴趣去我房中一叙吗?”

“.......”

........

太阳从西方升了起来,第一间仓库倒是敞亮的很。

后面的几间仓库不论白天黑夜,都给人一种幽深的感觉,不过并不会影响视觉,至少书的内容什么的还是可以很清晰的看清的。

落阳跟在墨忧的身后,他纯粹是闲着无聊,正好这个时间并没有什么弟子会来此地。

“工作轻松吗?”

墨忧蹲下身来翻弄着地上的书籍,拿起一本书抖了一抖便揣到了自己的怀中。

落阳看着墨不还极其熟练的动作,没有吭声。

“喜欢养宠物吗?”

墨忧在书堆里挑挑捡捡,再翻出一本书,抖了抖,说话间又迅速揣进了怀里。

落阳眼角一跳,依旧没有吭声,这么流畅的动作,生平罕见,落阳甚至连那书的名字都没看清。

“可有什么喜欢的姑娘没有?”

墨忧随意的询问着,又揣了两本书到了怀里,而后自言自语,“可惜此地不能使用灵力。”

忍无可忍,落阳可以说是这儿的账房了,这墨不还当着他面行窃,这让他颜面何存?

他着实想不通一个衣冠整整之人竟会如此胆大妄为,在他眼皮底下做这等偷书的禽兽事。

“墨.....”

落阳伸手想要去拍墨忧的肩,却不曾想墨忧突然回了头,而且头还朝他手上撞。

落阳勉为其难地被强迫摸了一下墨忧的脸。

皮肤很嫩。

落阳收回了手,面无表情,心底暗自比较着,这脸可比他自己的脸嫩多了。

“有事吗?”

墨忧起了身,注视着落阳的面颊。

“那个借书是要登记的。”

落阳抬手指了指墨忧的胸口处,四本书堆在那儿,很明显的鼓了起来。

“借书当然是要登记的。”墨忧笑了笑,“可我不是借啊,你没看出来我是偷书吗?”

落阳看出来了,只是这么光明正大的偷,他还是第一次见。

“书少了,到时候他们会来找我的。”

落阳对着墨忧摇了摇头,书丢了,最后责任必定要算到他头上。

“与我何干。”墨忧轻皱眉头。

“一个读书人,脸这么厚的吗?”

落阳有些无奈,真是人不可貌相,当然,除了他自己。

“厚?我脸很嫩的,你刚才不是摸过了吗。”

墨忧突然之间又笑了,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要不要再摸一摸?”

落阳长了张嘴,说不出话。

“好了我得回去看书了,难得来一次书库,竟然发现了一个这么可爱的男孩子。”

墨忧拍了拍落阳的肩,从他身旁绕了过去。

“等等,此事不行。这是我的工作,我只是个杂役,还烦请不要难为我。”

落阳转身也跟了上去,这才开始工作没几天,就被人当面偷了书去,以后让他怎么做好这事。

“规矩是死的,你随便弄一下不就好了吗。少个几本书,没人会知道的。”

“你知我知。”

落阳眼见着墨忧已经快走到了门口,心里有些急。

“呐,我也不会白拿,我可以教你。”

“教我什么?”

落阳随口问道,这墨忧能教他什么?教他怎么把脸变的更嫩?

“修行。”

墨忧突然立住了,定定地望着远方的树木。

“呵呵。”落阳冷笑一声一个青山院弟子要是能有办法,他也不需要费那么大劲去见那个叫何承宪的名医了。

“不信?”

墨忧转过身含笑望着落阳,笑容高深莫测。

“不信。”

“不信那我便没办法了。你要想要书,就自己从我怀里拿了去。”

墨忧张开双臂,“其实我觉得你长得挺不错的。”

落阳呼吸有些急促,这世道果真是正常人少。断袖之事,落阳想想便觉浑身难受。

“既然不拿,那我便走了。”

墨忧笑一笑,摘下布帽,对着落阳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落阳看着俊美的墨忧,终是把持不住自己,说出了藏在心底多时的话。

“你喜欢男人?”

落阳轻轻问了一句。

屋外秋风忽起,吹乱了墨忧未束紧的发。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

“你不喜欢姑娘?”

落阳小心的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委婉,落阳很擅长。

“曾经喜欢过。”

墨忧正色道,这么些年来,从未有人敢这么问他。

“后来呢?”落阳再问。

“后来我发现她是个男的。”

“再后来呢?”

“坟头草三尺。”

.......

落阳脑袋有些痛,这短短几句话信息量好大。而且有些恐怖,其中很有可能还牵扯了一件命案。

“埋......埋在哪儿了……”

落阳说话的声音有些颤,他知道有些事不能问,可他的好奇心不是一般强,而且他真的不相信这么个书生气的人会做出那等心狠手辣之事。

“岁月里。”

墨忧转过了身,再没有停下脚步。风中,他安静而庄重的带上了布冠。

.......

“墨忧借书四册。”

落阳坐在木凳子上,研好了墨,提起笔在那账本空白的一页写下了这几个字。

搁下笔落阳又觉得不妥,思索片刻,落阳将那页纸从账本上撕了下来。

“规矩是死的。”

落阳自言自语。这话说完,反倒觉得轻松了不少。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你好,我叫墨忧 主目录 下一章 嘤嘤怪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