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游记山海
上一章 猎杀 主目录 下一章 等待

第二十章 听!夏日的吵闹

作者:忘翻身的小龟 更新时间:2022-06-24

草原上的一次猎杀以猝不及防的爆炸结尾,如果余木,余山没有在远离危险的那一刻选择离开山海界。

那他们一定能够看到从草原的另一方向,正有四个人向着刚才发生爆炸的深坑走去。

准确来说是,一个老年,一个壮年,两个青年。

老年人手里拿着一柄权杖,木制权杖有青藤缠绕,权杖顶端带着石雕,是一条伺机而动的蛇头,蛇的头部镶嵌一枚绿色的宝石,闪闪发光,照耀着四人前进的道路。

壮年不同于老年,他没有双腿,腰部一下竟然是蛇尾,在地上爬行十分娴熟,上身为人型,手持铁斧,斧头斧柄处都有细微纹路,纹路闪烁着绿色亮光。

两个青年,上身同为人型,下身为蛇尾,没有带着武器,这次出行是长老带队,皆传便服出行,听到了巨大声响才转变方向。

“灵灵姐,怎么了,怎么都没有说话”青年一人发声,可以知道着两个蛇族青年,是为姐弟,刚才本来有说有笑的气氛突然被巨大的爆炸声音打断。

“蛇落!别说话!”前方的壮年忍不住提醒后方的青年,男性被称为蛇落,女性便是蛇灵灵。

蛇灵灵不是第一次跟随长老出来,不像第一次出来的亲弟第蛇落,对什么都好奇,长老的权杖和父亲的斧头突然亮起必然是察觉到危险。

“可是!父亲”蛇落还行说些什么。

“住嘴!长老面前要叫我首领”壮年的语气有些严厉说道。

“哦!是首领。请问首领咱们这是要去哪?”蛇落问到,他很不喜欢这样的做派,长老对我也很好的,小时候都是长老带着自己玩,蛇落瘪瘪嘴,有些气馁。

“蛇战,别紧张,应该不会是敌人”长老用权杖轻敲地面,蛇头上的宝石一闪一亮。

“是,长老”被称为蛇战的壮年汉子回复,手里斧子的纹路却愈加亮眼。

“蛇落要多向你父亲学习,他的谨慎对你没有害处”早已没有了警惕神色转变为慈祥的长老对着一直心不在焉的蛇落说道。

“是~~,长老爷爷”故意拖长声音的蛇落对着姐姐蛇灵灵做了一个鬼脸,尾巴拨向姐姐的尾巴。

“长老,这里是发生了什么吗?”没有在意弟弟的无聊举动,一直很少说话的蛇灵灵相对于蛇落的调皮更是安静,礼貌的问话,谨慎的心思更像是她的父亲蛇战。

到了由于紫球引发爆炸的地点,长老向着坑里面走去,将权杖插在坑的底部,长老的手拍向宝石,宝石发出亮光,照亮整个深坑。

“蛇战,看好周围,不要让任何灵兽靠近,你们两个下来”坑下的长老对着上面的三人吩咐道。

蛇战手里的斧子被蛇战紧紧握住,亮光又白色变为绿色,蛇落和蛇灵灵向着长老的位置前进。

弯下腰的蛇族长老,开始在地面上寻找爆炸的痕迹,一声巨响将四人吸引到此地,对于这片草原的一切,生活着什么生物,有没有其他人类生存,蛇族长老一清二楚。

眼前的深坑,要是没有一次爆炸,根本不可能形成,蛇族长老从地上坑里捡起几个牛角碎片。

“这是什么?炸到我了”下坡的蛇落突然说话,他感觉他的蛇尾被什么扎到,要知道蛇族里面除了长老没有蛇尾,其余人都有蛇尾,蛇尾的坚韧程度就算是在乱石山上爬也不会有事,反而如履平地。

蛇落抬起蛇尾,发现是一个紫色的碎片,扎到表皮,碎片晶莹剔透,在权杖光芒的照射下更加漂亮。

“这是琉璃吧”一旁的蛇灵灵看到欢喜得很,她一只喜欢收集亮闪闪的小物件,就连珍珠鱼吐出的珍珠,她都收集了一整盒子,谁都不让碰。

“让我看看”蛇族长老从蛇落手里取下那个紫色碎片,随手释放一道绿色灵力治疗蛇落受伤的皮肤,另外一道绿色灵气灌输进入紫色碎片内部。

灌入灵气的碎片不太稳定,在长老的手里直接炸开,变成粉末,风一吹就散了。

蛇族长老握住粉末的手有些颤抖,天上不远处三只鴖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飞向蛇族长老所在的深坑,有觉得下面那个拿着斧子的人不好惹,便在上空徘徊不肯离去。

“蛇战!将蛇灵灵与蛇落带回祖地”蛇族长老拔出权杖,对着上面的蛇战说道。

蛇灵灵与蛇落不知所以,看向长老的面容有些严肃,都没有说话,跟随父亲蛇战离开。

“那长老您?”蛇战问到。

蛇族长老盘坐在地上,将权杖横放在腿上,闭上眼睛,收敛呼吸,微笑说道:“不用管我,我要在这里等一个朋友。”

......

“不能出来啊,一会我妈要是看见家里出现一只活羊,这也太离谱,说不定给宰了吃”余木站在床上,双臂胡乱挥舞,脸色差异说道。

“那就放在里面让它胡乱奔跑,你又不是没看见,一只葱聋拿头撞门很好玩吗”余山反驳。

“不是劝住了嘛,今天晚上就带它回去,没事的,我要去上班了”余木辩解道。

从山海界回到玉牌小世界,余木直接被葱聋撞倒,索性葱聋没有穿过那倒门,不然卧室里面突然出现一只像羊的生物,估计会吓到余父余母。

昨天刚吓到他们,今天在卧室里面跑出一只活羊,这滴多大的心脏承受的起这么吓。

放到外面,那还不如放在卧室。

所以将葱聋留在里面,是余木的决定。

“你等等”余山叫住余木,飞向玉牌里面。

“我看着它,就当和你一起去上班”余山说道。

余木摸摸头,有些尴尬。

“走吧,不是还要上班”余山的声音从玉牌里面传出。

仓促的余木走出房门,发现父母还在睡觉,轻手轻脚的关门离开。

来到早餐摊,找到熟悉的老板,买了两份早点,将文茎树叶碎末加到烧饼里面,带走。

“嘿!老聋头,吃了吗?”余木冲着身边刚到的老聋头喊道。

“没有!怎么了”或许是昨天敲打余木的缘故,也可能是晚上梦到余木的因素,今日的老聋头难得说了好话。

“没吃就尝尝,我买的”余木将手里多买的一份早餐分给老聋头。

老聋头也没客气,对着烧饼就咬了下去。

“你这加到什么菜啊!”老聋头问道。

“野菜,我采摘的”余木嘟嘟囔囔的回答。

吃完烧饼,老聋头的手向兜里伸去,向拿几张纸擦擦嘴,却摸到一个熟悉的物件。

自己的助听器好像忘带了。

老聋头摸向自己的耳朵,是,没带助听器。

狠狠的拍了自己一下。

虫鸣,鸟叫,汽车的鸣笛声......

老聋头呆滞得聆听周围的一切

“嘿!老聋头!怎么了”余山看着老聋头的异样,不会是吃傻了吧。

“没事!有些吵”老聋头是声音有些激动。

“哪里吵啊?”余木大声问到。

“哪里都吵”

说完话的老聋头,对着天上刚上班的太阳咧嘴大笑,声音有些沙哑,是干枯的河床遇上清泉倒灌,是迷路的游子找到了回家的路,是声音从未经过的耳边这一次终于停靠在一旁,奏响明快的乐章。

“哈哈哈哈!

嚯哈哈哈!

......”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猎杀 主目录 下一章 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