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游记山海
上一章 我竟是神使 主目录 下一章 祖地

第二十三章 生命的诞生

作者:忘翻身的小龟 更新时间:2022-06-24

站在一旁的蛇族长老右手捋顺胡须,左手抹去脸上的眼泪,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出眼眶。

果然蛇神没有骗我,让我安心等待,虽说我等了这么长时间,都胡子都这么长老,这不还是等来了吗。

想到这里,蛇族长老嘴角都开始抽搐,眼泪更是不争气的往嘴边流去。

和余山一直在窃窃私语的余木看向蛇族长老,一人一书商量决定去看看,不管是不是什么神使,自己毕竟是把人家的地给炸了,这事理亏,而其这白胡子老头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去不合适。

“我可以跟你去祖地,但是你要跟我先把葱聋带回它的群落”余木挥舞着权杖说道。

“是,神使,不过那个,权杖能不能还给我”蛇族长老伸出双手做好姿势准备接住。

“哦?还想刺杀神使”余山发声说道,直接揭穿了之前蛇族长老故意向着余木扔出权杖一事。

“不敢,不敢,老夫之前只是不小心,不小心,拿回权杖只是方便我施展灵术,以清洗身上泥土,哪里敢刺杀神使”蛇族长老听到自己先前的举动被戳穿,之前的抬起的双手摇晃不停,赶忙辩解。

这种事情怎么能认,认了,神使大人大量,没事。但是通过几次对话接触,这神使可一点都不大气,炸个洞都不认,万一说自己是故意的,神使一走了之不管了。那蛇族长老可完犊子。

“那行,给你”余木将权杖抛回到蛇族长老手中。

......

红草原文茎树旁,由于今早醒来葱聋群的所有葱聋就发现自己门的首领没有了,文茎树上的叶子也消失了一大半,鴖鸟也不知所踪,葱聋群里面大量葱聋惊慌失措,慌乱的叫声此起彼伏。

没了鴖鸟,没了首领,葱聋群在徘徊在文茎树为成一圈旁一动不动,一只雌性葱聋突然跪坐在地上,不住的哀嚎,像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哀嚎声中,有突然失去了首领陪伴的悲伤,也有对迎接新生命的喜悦。

围成一圈的葱聋都已经站起,强壮的葱聋在最外圈,葱聋角朝外,观察着四周,警惕其他种群的袭扰。

年老弱小的葱聋看着正在分娩的雌性葱聋,发出声音,像是在加油鼓劲。

血液的味道被风吹向草原,如果不能生出来,再有一会就会吸引到其他猎食者。

雌性葱聋哀嚎声音变大,幼年葱聋的一只腿蹬了出来。

可之后,雌性葱聋的声音越来小,幼年葱聋的还有半个身子没有出来。

有其他葱聋走出来,想要将幼年葱聋咬出来,却被年老的葱聋用角顶走。

渐渐地幼年葱聋不在挣扎,躺在地上的雌性葱聋也将要没有了呼吸声,血迹与红草地融为一体,失去了丈夫,失去了自己的幼子,因为失血过多即将失去自己的生命。

一只警惕着远方的葱聋,不安地发出声音,暗示有猎食者的到来。

远处一群诸犍正望向葱聋,领头的一只诸犍半个身子皆是伤疤,它已经不堪重用,没有被新的诸犍驱逐,已经是万幸,它要靠这一次猎杀重新夺回首领位置。

一声咆哮,响彻草原,预示猎杀开始。

因为生命的诞生,葱聋群抬起前角,脚下红草因为葱聋粗壮鼻息而倒向两旁。

草原有风起,一声鸟鸣响彻草原,余木骑着急速奔腾的葱聋回到文茎树下,一旁的葱聋门为其让开道路,看到树下的葱聋母子。

余木有些怒火,紫色灵气再次在手中聚集,这一次不是球,而是一柄长刀。

余木坐在葱聋背上,转头望向袭来的诸犍群,双腿夹紧,调转方向。

葱聋首领也知道不是舔犊之时,头上的角抬起,盯着前方奔袭最快的诸犍,它察觉出那只奔袭最快的诸犍就是昨晚追加它的那只首领。

昂起头颅,四肢发力,葱聋首领向前猛冲,冲向前方。

那只受伤的诸犍也察觉出昨晚的人类和葱聋,四肢再次发力,爪子并没有因为爆炸而磨损,反而更加锋利,在地上留下深深的爪痕。

受伤诸犍向着葱聋扑去,两只前爪的方向不是葱聋,而是余木。

下方的从葱聋同时跃起,用角顶起诸犍腹部,背上抗着长刀的余木,双手抡起紫色长刀,速度之快带出紫色残影,从上往下,瞄准诸犍颈部,顺势下劈。

紫色长刀砍进诸犍颈部,竟不沾染一丝血色,紫色灵气分布在长刀两面,像是火苗遇到干茶,灼烧着大量喷出的血液。

长刀落,诸犍死,余木葱聋落地站定,握紧紫色长刀,抬头傲视大量袭来的诸犍群。

突然,一条长达百米由绿色藤蔓铸造而成的屏障,冲天而起,挡住奔袭的诸犍群。

文茎树下,急匆匆到来的蛇族长老挥舞着闪烁绿色光芒权杖,以来指挥藤蔓向前方攻去。

奔袭的诸犍群见偷袭不成,便掉头退去,留下身首异处的受伤诸犍。

见到诸犍败退,余木身骑葱聋首领而归。

“长老,还能救吗”余木有些愧疚的问到,看着奄奄一息的葱聋母子,要不是自己夜晚带走葱聋首领也不会这样。

“能救,这有什么难,想必之下,神使您刚才可是十分威猛”蛇族长老此时已经被余木的手段所震惊。

已经失传灵幻术可不是一般人能使出的,幻化出的紫色长刀居然可以砍断诸犍的脖颈,祖地里面如同紫色长刀这么锋利的灵器,也只有蛇战的斧头能与之较量。

虽说蛇族长老不会用,但他见过啊,失传的灵技再次出现,神使的来历不一般。

余木的神秘神使形象已经深深扎根在蛇族长老心里,就算了余木怎么解释自己不是,估计蛇族长老也不会信了。

“那就有劳长老施展灵术救助葱聋母子”余山说道,在震惊于余木表现出不俗的战斗力之外。

一路观察蛇族长老的余山,观察蛇族长老的神态言语,余山可以确定蛇族长老知道灵幻术,不俗的眼力,蛇头权杖,轩辕国人,东山州腹地,余山大致估计出所谓的祖地到底是什么。

长老口中的神使,余山也猜的八九不离十。

将权杖插进土地,土地干裂开来,红草变为逐渐枯萎化为灰色,蛇族长老从文茎树上摘下一片文茎叶,绿色灵气从权杖上的宝石涌出,化作灵气流,向着蛇族长老手中汇集。

绿色灵气与文经树叶相互交融,蛇族长老将文茎叶碎放入雌性葱聋口中,用绿色灵气包裹住还未完全降生的幼年葱聋。

雌性葱聋吞进文茎叶碎,绿色灵气渗入到幼年葱聋体内,没了踪影。

雌性葱聋再次有了声音,逐渐站起身形,幼年葱聋完全掉出雌性体内,没站稳,直接趴在了红草地上。

一旁的葱聋首领走上前去,用舌头舔舐刚刚降生的幼年葱聋。

......onclick="hui"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我竟是神使 主目录 下一章 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