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夫人述职报告
上一章 13 章 第 13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5 章 晋江独发

第 14 章 第 14 章

作者:叶不弯 更新时间:2021-10-27

没过一会,今桐突然问钟虹英:“江凛什么时候来?”

钟虹英难得见今桐主动关心江凛的事,脸上顿时笑成了花。

今天大家都是为着尽快把这桩婚事定下来的目的而聚在一起的,就是两个年轻人都不太热络,倒像是他们长辈一头热,要不是家里老太太病重,一心就想看江凛成家立业,他们本来也不想这么急。

毕竟这姻缘要是搭错了,就是害了两个年轻人一辈子。

幸好。

钟虹英想,看来今桐还是对自己儿子有意思的。今桐什么都好,就是对江凛不太上心,只要改掉这一点,两夫妻相处和睦,她相信他们将会是羡煞旁人的神仙眷侣。

“很快了,前面说还有十分钟左右,现在我估摸着可能在停车了。”她满脸慈爱地对今桐说。

今桐点头,举起面前的茶杯一饮而尽,她神色坚毅,仿佛士兵在临行前给自己鼓舞士气一样。

随后,她站了起来,走到今语身边,贴近她耳语道:“小语,可以陪我上一趟洗手间吗?”

今语不明所以,同时惊讶于今桐的请求。

她们,真的没那么熟。手拉手上厕所这种事,就算是以前上学时在同一个学校也没有发生过。

今桐虽然声音小,但坐在旁边的庄又夏也听到了,她乜了两人一眼:“没想到你们那么大了关系还那么好,上厕所都离不开要一起去。”

她说话一向直率,用词也经常因为长期居住在国外而有所欠缺,今桐听了她像在嘲讽一样的话,脸色顿时有些不快。

哎。

今语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今桐为什么会找她一起,甚至直觉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但现在看来,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没有理会庄又夏的话,今语朝今桐说了声“哦”,然后就起身跟她一起出去。

包房出去还要拐几个弯才到洗手间,今语不认识路,便任由今桐领路,她在后面跟着。

她并不相信今桐是单纯为了有人陪同才把她叫出来的,但今桐出来以后也没说话,倒叫今语看不明白了,该不会是最近被父亲逼急了,性子也变了吧。

两个拐弯后,穿过一个圆厅一样的地方,再往里走就是洗手间。

那个圆厅今语是记得的,是从电梯出来进入里面包房的必经之路,边上还有小松柏和高山流水的装饰,配上地面陈铺的白色小石,禅意十足。

今语本来还想着目的地越来越近今桐却依然没其他动静,大概是自己多心了,结果还未走进圆厅,她猝不及防地就撞在了突然停住的今桐身上。

然后就看见今桐转身把她往廊道里推了推,眼神还有一些闪烁慌乱。

今语想探头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才刚有动作就被今桐拉住。

“怎么了?”

“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今桐语气有些急。

“嗯?”今语直觉不对劲,但她也不抗拒先听听今桐要说什么。

见今语愿意停下来听她说话,今桐也稍微放松了些。

她嘴巴微动,却没马上说话,像是在组织语,大约半分钟的时间过去,她才慢慢开口。

“你怀孕的事,打算怎么解决?”

今语闻脸色冷了下来,不知道今桐为什么要突然提起这件事,但是她并不愿意在这个时间点和场合跟她聊这些。

“回家再说吧。”

今桐却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又继续说道:“未婚先孕是大事,这么多天了,你还没想好该怎么做吗?”

今语皱眉:“姐……你到底怎么了?”

“如果孩子爸爸不愿意负责,或者你找不到孩子爸爸,我愿意替你抚养。”今桐语气略急了些,像是害怕今语不愿意听完她说话一样,“我没关系的,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们要打掉一个还未出生的生命。”

“你疯了吗?”今语瞪圆了眼,完全无法理解今桐当下突如其来的不合时宜的行为。

“我没疯。我是为你着想,你怀孕这件事现在虽然还没人知道,但是月份一大就不好解决了。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今家的女儿不检点,门风败坏。”她反复把话锋转到怀孕这件事上,说到后面,因为激动还提高了声音。

今语觉得今桐是真的疯了,不仅因为她这些没有条理的话和要抚养孩子的想法,还因为她这样在公共场合大声议论关于未婚先孕的私事。若不是大家都是一家人,她的名声不好也会对今桐有影响,她几乎要以为她是故意要把事情闹大。

今语的脸瞬间冷了下来:“我们回去说。卫生间我不想去了,你自己去吧。”说完转身就要往回走。

然而她才刚迈开腿就再次被今桐拉住,今语有些不耐,回头想甩开她的手,可抬眼间却发现拐角另一侧的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一个她最近很熟悉的人——江凛。

他站在高山流水的假石边,身姿挺拔傲然如竹,正一手插着裤袋,一手提着礼品,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们,眉眼看不出半分情绪。

今语心中大叫不好,想到秘密可能被发现,羞愤之意霎时跃于脸上。

察觉今语眼神的变化,今桐也随她转头,在瞧见江凛后惊讶地轻呼出声,然后看着今语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今语只盯着江凛没有说话。

——走廊上霎时间一片寂静,只剩假山上流水潺潺的声音,哗啦啦地打在各人的心上。

江凛唇角轻勾,抬步向两姐妹走近。

他似笑非笑地打招呼,说:“你们,好?”

今桐反应比较快,点头也回了声“你好”。

“总裁好。”今语说,她低着头,声音也闷闷的。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进去了。”江凛说。完全不提刚刚今桐和今语的说话内容,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当作视而不见。

见他要走,今桐反而支吾了起来,把他叫住:“那个……”然后竟然主动提起刚刚被忽略的事,问,“你没听到什么吧?”

江凛神色一凛,盯着她若有所思。

“嗯?”

“就是……我跟我妹妹说的话。”今桐像是努力鼓起勇气般,说,“如果你听到了,希望可以帮我们保守秘密。”

江凛嗤笑,乜了今语一眼,漫不经心道:“听到了。”

今桐迟疑:“那……”

“确定要我保守秘密码?”

江凛突然凑近今桐,他慢慢低头,两个人的距离近在咫尺,今桐屏住呼吸,一时竟忘了要躲开。

就在今语以为他快要亲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把头侧开,然后看着今桐恍惚的样子,哂笑道:“我还以为你是要故意说给我听呢。”

今桐被他的话一敲打,整个人愣住。

江凛说完看了今语一眼,那眼神似打量似深思,只是很快就离开,快到今语还没想明白他其中的意味。

一场闹剧般的偶遇,就这样在江凛玩味的戏弄和今桐羞恼的反应中过去了。

自己的秘密被江凛知道,今语首先感到慌乱和难堪,但随着江凛离开,她又觉得大脑不受控制地没了想法,整个人仿佛成了一个空壳,思绪早已随着江凛的哂笑被撕得七零八落。

而今桐,在羞恼过后却是如释重负。

她想,或许江凛已经看穿了她的小把戏,或许并没有。但哪样都不重要了,她想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成,江凛已经知道了他们今家的女儿生活不检点,未婚先孕,门风不正,实在算不上多好的配对对象。

她偷睇了一眼正在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今语,眼里也有内疚,她知道这件事对今语不地道,她利用了今语的丑闻,把她的秘密就这样没有遮挡地撕开给别人看,让她无地自容。但她没办法,今雅正不想帮她,她又不想损毁自己形象,只能损毁今语的形象以达目的。

至于刚刚她说的要抚养今语孩子的事,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她并不相信今语真的会生下来。

即便心里的小心思刚刚已经被江凛说了出来,但今桐还是想维持好彼此的体面,她叫了声今语,面含愧色:“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件事会被他听到。”

说完后也没给今语接话的机会,迅速又接了句:“要不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去洗手间就好了。”

今语抬眼覷她,眼里有风云涌动,最后,却还是化成了一声听不出感情的“嗯”。

回到房间,里面已经是一派觥筹交错的景象,她低着头坐回庄又夏身边,全程没敢往江凛那看一眼。

她实在无颜,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江凛是除家人外第一个知道她怀孕这件事的人,她害怕看到他嘲弄的目光。

庄又夏正在兴头上,也没注意到今语为什么没跟今桐一起回来,只是拉着她八卦了一下刚刚那会功夫长辈们聊的事。

“舅舅他们好像对今桐,或者说是你们家很满意,希望可以快点把婚订了。”

今语惊讶:“这么快?”

据她所知,虽然长辈一直让江凛和今桐培养感情,但其实他们私下里联系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样的两个人,也可以结成一生的伴侣吗?

她本以为按照庄又夏的性格,应该也会觉得这样的婚姻太过草率,没想到她在听到今语的惊讶后却认真地说这速度不快了她也希望两个人可以快点有结果。

今语问她原因,她却又避而不答。

不过可能因为多了一层未来亲戚的关系在,庄又夏今天对她的态度明显比之前的同事关系好了一点,竟然还会拉着她聊一些女生之间的私事。

今桐过了好一会才回来,大概是有在外面好好整理情绪。

她刚坐下,作为主角马上就成了话题中心。

很快,长辈们就聊到了她最不愿谈起的婚期上。

她一直知道,这次吃饭,江家的目的是要把订婚日期敲定下来,并且他们的期望是越快越好。

今桐心猛地沉了下来,求助的目光看向今雅正,却发现他根本没往自己这里看。她知道他是故意的,想她断了求助的心。

她又看向江凛,希望今语的事能让他对今家起厌恶之心,主动拒绝跟今家结亲。可江凛跟上次一样,全程都像一个无事人,只置身事外地听大家安排。

她很悲哀地发现,就算自己前面做了那么卑鄙的行径,最后还是逃避不开,还是得由她亲口撕破这层纸。

她只希望自己把纸戳破后,江凛能有一点受她前面筹谋的影响,顺了她的意也为自己的婚姻自由抗争一下。

长辈们正谈笑风生,要定下婚期。

今桐深吸一口气,在心里无声地给自己鼓劲加油。

“我不赞成。”

她突然出声,语句简短,但斩钉截铁十分坚定。

话语一出,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

“你说什么?”钟虹英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不相信一直文静听话的今桐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叛逆起来。

更重要的是,今桐这话听上去像是江家在强迫人似的。她并不是强人所难的人,在此之前,她就跟今家父母私底下仔细聊过,他们的态度可都是很乐意促成这桩婚事,并说了今桐也很满意的。

想到这,她目光瞬间变得锐利,猛地看向今雅正和章偲。

今雅正没想到已经在家里被他说服的今桐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但多年的经验让他就算在这种时候也不忘沉着应对。

他厉色看向今桐,警告她不要再说话。

然后对江家道歉:“对不起,桐桐说话莽撞了点。不过毕竟是终身大事,她一时适应不过来想多考虑一下也情有可原。”

江明哲“哼”了一声,对他的话并不买账,他虽平日里话少,可也不是什么好唬弄的人。

钟虹英更别说了,说今桐一切满意的是他们,说今桐还没适应好的也是他们,好话歹话都被他们说尽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

场面一下子冷了下来,今桐有些不知所措,但自尊心和跟严浩俊在一起的决心不容许她此时有所退却。

她再次看向父亲,她知道现在只有他能帮自己。

今雅正虽然对她很失望生气,但现在也不得不为她擦屁股。

“不是说有些人还会有婚前恐惧症吗?桐桐这症状来得早了点,我们会好好帮她适应的,不妨碍订婚的事。”下之意是要把婚事进行到底了。

“爸!”今桐突然有点绝望。

她这声脱口而出的呼喊,简直是再次盖章了今雅正的是谎话,再次告诉大家她对这桩婚事的不赞同。

江家人的脸更加冷了。

场上剑拔弩张,今语却咬着吸管在发呆。

她回来后细想就知道今天今桐在江凛面前算计了自己,所以现在今桐会搞出这样难堪的场面她也并不意外,她想今桐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决心来这场宴会的。

但才刚被她算计完,她也懒得同情她或者生出什么为她着急的心,有那个时间,她不如担心一下自己以后要怎么在江凛眼皮子底下混下去,思考是不是要换工作。

她甚至在想,如果被‘其他人’知道她未婚先孕会让她难堪,那么‘其他人’是江凛这件事,则让这份难堪翻了个倍。

庄又夏有点看不下去,碰了下她的肩膀,问:“你反应怎么这么平淡。”

今语无甚精神地看着面前的汤碗,神游般回了句:“我反应再大又怎样?”

“那是你姐啊。”

“是啊,是我姐,又不是我结婚,我能做什么。”

庄又夏咂舌,一方面觉得今语对今桐的亲情太过冷漠,一方面又觉得今语的话从理智上来看确实没错。

她转回头继续看戏,低声叨道:“你倒是想得开。”

今语苦笑,她哪里是想得开。

只是不得不想开而已。

不过被庄又夏这么一提醒,她也分神留意了下饭桌上的动态,她眼睛余光一扫,不经意地就瞟到了正坐在她斜对面的江凛。

江凛也在看她。

不知道是凑巧还是他一直就在看她,只是现在才被她发现。今语只知道他眼神里带着的研判让她极为不适,于是短暂对接后她便迅速移开视线。

两人互动的这一幕刚好被无助的今桐看到。

江凛对今语的关注让她心中瞬间燃起了希望的火光。

或许她在门外做的一切并没有白费,或许江凛对今语的事也是有介怀的,或许,他也会因此而不希望跟她订婚。

今桐咬了咬唇,带着拼一把的决心,小心翼翼却坚定地把话锋转向江凛。

“江凛,你觉得呢?”她盯着江凛,问。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场上人都能听见。于是所有人也都随着她的话落,把注意力移到了江凛身上。

是啊,或许也可以听听江凛的想法。众人如是想。

由于今桐的态度,江家父母甚至已经起了不再跟今家定亲的心思,云市的好姑娘不少,他们不一定要吊在今家这颗歪脖子树上不可。如果江凛也不愿意,那他们今天就把这关系断了,以后也无需再谈。

只见江凛闻抬眸,看着今桐似笑非笑,看得她有些不安,心里发虚,险些要后悔自己前面说过的话。

今桐咽了咽喉咙,舔了下嘴唇还待要说什么。

但江凛已经先她一步说了话。

他说:“既然觉得不适应,那就再等等吧。”

今桐如愿,心里顿时像有烟花绽放,她想,或许自己的计谋得逞了。

但同时,她的不安却并没有退散。无论江凛是因为今语而嫌弃今家,还是因为她不愿意所以不想强迫,她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轻易就被解决。

但无论如何,能缓一缓总是好的,今桐安慰自己。

而今家父母听到他的话后,一直吊着的心终于落下,可还没坐稳,又听得江凛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话。

“不过我也想提个要求。”他余光瞟过今语,指尖敲打着扶手,款款笑。

今家人的心再次被提溜起来。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13 章 第 13 章 主目录 下一章 15 章 晋江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