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总裁夫人述职报告
上一章 20 章 晋江独发 主目录 下一章 22 章 晋江独发

第 21 章 晋江独发

作者:叶不弯 更新时间:2022-01-15

ll月亮高挂在树梢,星星在夜空中四散,观碧湖里弥漫着一股清新的湿气,沁人心脾,也衬得浸泡在湖面的月光雾雾蒙蒙。

如此好光景,让本该躁动的心也变得安静下来。

再次走出观碧湖小楼,众人的心思都已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一顿饭的时间,好像一切都改变了,但从宏观结果来说,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今语心里还在斟酌着江凛的那番话。

她觉得江凛真不愧是生意人,无论是对今家还是对自己。他不强迫你,只是把利弊都剖析在你面前,再抛个引子,诱惑你自己走进去。

而今语不得不承认,自己被他的话说动了,在不伤害自身利益的前提下,让宝宝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和舒适的生活环境,目前看来,这桩交易她找不到反对的理由。

只是不知道江凛这人靠不靠谱,毕竟一切口说无凭,没有法律上的保证,她终究不能完全放下心来。而且江凛说的宽泛,很多具体的实施细节,她都想再好好确认一下。

她兀自琢磨着,偷偷瞟了江凛一眼。

江凛像装了感应器似的,明明前一秒还在后面跟今雅正说话,后一秒就抬起头来,刚好撞上她的视线。

他跟她对视几秒,然后扭头跟今雅正说了两句话,便举步向她走来。

从他说出要娶今语的那一刻开始,今语就成了今晚的目光焦点,现在也不例外。

很少会被长辈们这样关注,今语其实挺不好意思的,更何况江凛一过来,大家的视线就更加灼热了。

幸好江凛身材高大,他站在今语面前的同时,也把那些目光隔绝了开来。当然,这姿势落在旁人眼中就有些暧昧了。

“我送你回去。”他说。

今语轻轻蹙眉,她可没忘记江凛刚刚在席间是喝了酒的。

“不了吧,你想酒驾我还要命。”

轻笑声在她头顶上响起:“有司机。”

今语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正面看过江凛真心笑出来的样子,她只见过他的嗤笑、调侃和讥笑,仅有的几次轻笑出声,却都是今语无法目视他的时候。

她这么想着,便想抬头看看他现在是何表情,可她下巴才刚仰起一点,头顶就感受到了一个大大的手掌的力量,大手在她头顶随意揉了下,动作就像安抚一只宠物,今语自己也说不清算是温柔还是不温柔。

什么癖好,这人真是!

今语鼻子皱起,动了动脑袋,把他的手晃开。

江凛放下手,插回裤兜:“走吧。我跟你爸说过了。”

见今语咬着唇没有要走的意思,江凛似笑非笑道:“想让我牵着你走?”

说罢还真的把手从裤兜里抽出来,作势要牵上她手的样子。

今语脑子一激灵,赶紧把手错开,嘟囔了句,“我自己走。”然后就大迈步越过江凛往前走。

算了,反正本来也想找机会跟他详谈的。今语想。

江凛倒也不恼,仿佛早就猜到她会有这个反应,前面做那些都只是为了逗逗她而已。

他眉峰一挑,嗤笑出声,然后跟上两步跟今语并肩一起走。

两人身后,两家的长辈和今桐都看着他们的互动,对视一眼,然后都很有默契地撇开了眼。

钟虹英目前来说对这门亲事还算满意,待江凛和今语走后,便拉着章偲一阵寒暄。事情总算尘埃落地,她的脸上一扫往日来的愁云,连带着对今雅正和今桐都和善了不少。

今家人虽然也开心,但心里的不安还是存在着,在他们看来,今语肚子里的孩子就像一颗,只要有它在一天,今家就不可能完全放松下来去享受婚事带来的喜悦。

要不是江凛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不能蒙混过关,今雅正连夜带今语去堕胎的心都有。

钟虹英曾经也是对今桐热情过的,不过那时候今桐只觉得她烦人,后来被钟虹英冷过一段时间后,今天再次对上她慈爱的笑脸,今桐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

她应付之余忍不住话里带刺:“伯母,希望以后的事你也能承受得住。”

钟虹英不明所以,章偲和今雅正则是吓了一跳,生怕她把今语怀孕的事就这么说出来,连忙上前拉住今桐,然后跟钟虹英和江明哲提前告别。

今语这事算家丑,万万没有别人还没提自己就上赶着送人头的道理。即便到了这时候,今雅正还是希望着事情可能还有转机。

今家人离开了,留下钟虹英一个人在原地莫名其妙。

她扭头问江明哲:“老公,你说我找今家做亲家这决定真的对吗?这家人我真的越来越看不懂了。”

江明哲深有同感,但想到今天江凛的反应,只能叹一口气:“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你儿子你还不清楚吗?他要么对事情没兴趣任你折腾,但是如果是他认定的事情,你是怎么也改变不了他的主意的。”

是啊。

钟虹英想到江凛,也是一阵摇头。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看上今语的,算起来应该是今语到思瑞实习后两人才看对眼的吧?回头得跟赵宇勋了解一下才行。

只是明知道江凛是未来姐夫,还跟他牵扯上关系……

钟虹英想到这,心里顿时有些芥蒂,对今语也不能完全放心,只希望今语是个安分守己的才好。

云市虽不是一线城市,但近几年发展迅速,每次有专家列表新一线城市的名单,它必会位列其中。

如果说要用什么东西来体现云市的蓬勃发展,那繁华的夜景必然是其中之一。有人说,云市没有白天夜晚之分,它是一座不夜城,夜晚亮如白昼的繁盛灯光和通宵达旦的人们,会让人感觉这座城市就没有休息的时候。

车窗外,车水马空,灯火闪烁。

今语靠在车背上,身体舒展放松,江凛与她并排坐在一起,正在跟客户打电话。

真忙啊,今语想。

从上车开始,这已经是他的第三通电话。

她百无聊赖,偶尔会斜眼偷瞟正在专注于电话的江凛一眼。

这男人是真的有些帅气在身上的,不说话的时候一副矜贵气度,平时气人的时候有些轻佻雅痞,现在说公事的样子又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她不禁想,要是自己那些朋友知道她的未来老公是江凛的话,不知道会如何讶异,或许还会羡慕一下吧。

不过别说朋友了,她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波士顿那一夜的糊涂事竟然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谁知道了不说一句天意弄人。在今天之前,她就算想破天际,都不敢想自己跟江凛会有这样的纠缠。

不对!要是江凛一直知道那一夜是她的话,岂不是说明他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默默看她笑话?难怪江凛总爱找她事儿,从飞机上初次见面就是这样,今语以前只觉得他莫名其妙,现在想来,江凛指不定觉得敌明我暗地逗人很好玩吧?想到这个今语就有点气闷!

江凛打完电话,转头就看到今语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

“在想什么?”上车以后他第一次跟今语说话。

今语飘远的思绪被江凛突然的声音拉了回来。

她腮帮子的气还没消,直接就顺着刚刚心里想到的事问江凛:“你早就认出我了对不对?”

江凛很淡定地“嗯”了一声。

今语一时没忍住,悻悻然道:“所以之前才针对我?”

江凛眉峰微皱:“你觉得我在针对你?”

“差不多吧,总是故意找茬。”

“比如呢?”江凛说得不紧不慢。

“比如……”

今语一窒,一时还真举不出具体的例子来。

有些事只能凭感觉,说出来反而会让人觉得是她自己太过敏感多疑。

瞧她有口难的样子,江凛笑着调侃道“说不出?那你就是在污蔑我了。”

今语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正面直视他笑的模样,此刻他的唇角正微微勾出好看的弧度,眼角挂着笑意,漆黑的瞳仁里闪烁着柔柔的光,自己的身影倒映其中,如同温情的月光撒在了观碧湖上,朦胧悠远,久看之下恐怕连意志都会被无声蚕食。

幸好今语从小看过的帅哥也不少,不是会被轻易魅惑住的人,她侧开脸,声音也闷闷的,“说不过你。”

江凛笑过也正了脸色,慢条斯理道:“我想你应该有话要对我说。”

对!

今语收回刚刚那点不合时宜的别扭心态,在心里又过了一遍上车后就一直在想的辞,然后认真对江凛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刚刚说过的话,我是这么理解的。我们的婚姻就相当于一单生意,结婚证就是合同,合同的内容会由我们一同填写。结婚后我们就会正式进入合作关系,但也只是合作关系,做的事都要依照合同上的条款来,不能越界也不会有进一步的纠葛。”她看向江凛,问,“我理解的对吗?”

江凛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半响,慢慢点头,算是同意了她的想法。

今语接收到他的信息,便接着道:“那接下来我们最应该重视的就是这份婚姻合同的内容了。我先说说我的想法。”

“一、结婚后在不伤害对方的前提下,双方都有随时结束合约,也就是离婚的权力。”

“二、在必要时候,比如家庭宴会等必须出席的场合,我们需要尽职扮演一对恩爱夫妻;但在其他时间,我们都拥有单身的自由权力,必须互相尊重彼此隐私。”

“三、婚姻期间不要随便给对方惹麻烦,比如出轨谈恋爱之类的,如果找到真爱请立刻告知结束婚约。”

“四、孩子我们共同抚养,但如果将来离婚了,孩子得归我。”

“五、婚前你可以做好公证,婚内财产我们也互不干涉,就算离婚我也不会占你的便宜。”

……

今语说起这些条款来可以说是滔滔不绝,江凛听着觉得好笑还有点无奈。

之前还真的看不出这个女孩主意那么多,看她这一条条有板有眼还逻辑明晰的,要不是江凛知道内情,还以为她早就挖好了坑就等着他往里跳。

半响,今语终于停下话来,还十分客气地询问了江凛的意见。

“我要说的大概就是这些了,你听了以后觉得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江凛舔了舔唇,盯着她半响,直到今语觉得不自在扭开视线,他才轻飘飘开口:“没有。”

“你确定?要不要再想想,毕竟也不是什么小事。”

江凛太好说话,今语反而觉得不安。

江凛似乎兴致不高:“到时候我会根据你的意见,让律师做一个协议。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那好吧。”今语小声嘀咕,“到时候别说我没提醒你。”

“嗯。”江凛说完阖上眼睛,身体松懈下来靠在车背上,看起来无心再讨论这个问题。

今语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终究还是被吞回了肚子。

其实她还有话想问江凛。

她可以理解因为她怀孕所以江凛顺势而为娶她的决定,但是为什么还要让出本来唾手可得的利益呢,甚至还主动给出更多的好处。她相信以江凛的手腕,无论是婚约还是城西项目,他都是可以做到同时兼得的。毕竟她一个未婚先孕的人,今家在这桩婚事上早就丧失了主动权不是吗?要是今雅正知道她孩子的爸爸是江凛,说不定为了解决麻烦,会什么都不要就让她嫁过去。

她之前对江凛的印象就是在婚姻上也商业化到了极点,现在她也依然这么认为,所以才觉得更加不解。

汽车快要到达目的地,今语盯着江凛闭目的脸,欲又止,纠结要不要在下车前得个答案。

江凛此时双眼紧闭,睫毛长长地覆在下眼睑上,平日里冷峻的侧脸线条因为睡容也柔软了几分,只是他剑眉微蹙着,似乎连短暂的浅眠也无法完全放松。

今语瞧着,真想伸手给他抚平。

可能是江凛蹙眉的样子让她起了怜悯的心,她叹了口气,放弃叫醒他的念头。

算了,整日忙碌的总裁好不容易睡一会觉,自己就别打扰他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她这边刚转头望着窗外发呆,另一边江凛闭着的眼却缓缓睁开,他微微侧头,看了眼今语,声音带着刚醒的喑哑:“还想说什么事?”

今语闻马上回头。

“你醒了?”

“叹气声太大。”江凛敛目,说出的话像是在责备她,但声音淡淡的也听不出什么情绪,“有什么话现在就说,今天过后我不一定还有心情回答。”

“哦。”

他这么说,今语也懒得客气了,直接便把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江凛听完,只斜覷了她一眼,然后漫不经心地道:“这件事解决的办法很多,如果按照以往我的办事手法来办,一定会被说心黑,但我不想用未来妻子的体面来换利益。”

他声音不咸不淡带着懒意,说话也轻描淡写的,仿佛千万上亿的利益都只是小事一桩,不值一提。他对这位未来妻子也没什么眷顾,只是顺手讨了点好罢了。

但今语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他出让的利益绝对不是小数目,否则今雅正也不会为了它寝食俱废,劳心苦思。

江凛难得有这么充满人性光辉的时刻,再配上他那张英俊的脸,不得不说,今语有被他感动到,仿佛感受到了他的那么一点真心,甚至有种他是不是有一点喜欢自己的错觉。

看今语半响不说话,江凛挑眉,声音带了点恶趣味的痞气:“不会被我感动了吧?”

“没有。”今语收回目光,闷声道。刚刚才大义凛然地说完要给对方自由不能有太多纠缠的话,她还不至于马上就自己打自己的脸。

“那就好。我怕你会忍不住爱上我,想跟我假戏真做。”

“……”

第一次发现,这些无赖之词也可以说得那么一板正经。

今语轻哼出声:“那你可能想得有点多。”

这一通聊天下来,江凛睡意已经消散得差不多。

他侧头,盯着今语看了几秒,直把今语看得周身不自在,都要怀疑自己脸上是不是沾了什么脏东西时,突然微笑着说:“刚刚你问我有没有要补充的,我突然想到了一点。”

今语:“嗯?你说。”

“我们各自也需要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没有允许,不得进入对方的私人领域,比如婚后要分房睡。”

“……”

今语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这一点她不是没想过,但是之前顾忌着江凛,怕他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所以就没明目张胆地说出来,只是隐晦地提了一下要尊重彼此隐私。

没想到自己真是多虑了,江凛比她想象中更不要脸,自己不提,他还以为她会有染指他的意思。

今语白眼简直要翻上天。

“那是当然的。”她咬牙道。

看她不服还要忍着的样子,江凛虽然觉得好笑,但理智提醒着他需要保持冷静,有些话,说明白了,对双方都好。

“别把我想的那么好,家里老太太想抱孙子很久了,你算是帮了江家一个大忙,对你好一点是应该的。如果让江家长辈知道,他们说不定给的更多。”他声音不高,但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地落入今语耳中。

原来是这样吗?也对,这样一切就说得通了。

今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收起刚刚浮起的一点少女心。

也好,就算婚姻没有温度和感情,起码以后大家对孩子的爱都是真情实意的,相比起之前的无人欢迎,现在却是有很多人在期待宝宝的出生了,这样就很好。

今语清醒得很快,毕竟那一点感动也算不上上头。

不过说到孩子……

那么问题来了。

今语的表情变得十分严肃:“我肚子里的孩子,你打算怎么跟别人解释?”

喜欢的书放入书架,方便阅读!
注册 | 登录

上一章 20 章 晋江独发 主目录 下一章 22 章 晋江独发